K旺生活

《台湾鬼仔古》:潜到海底五十五米,他感觉到一个声音说:「你来

作者: 来源:未知 2020-06-10

潜水时的召唤声/刘树斌

黄兆南吃素。他年轻时喜欢打鱼,杀生太多,十多年前曾有一桩奇遇,死里逃生后,从此封了鱼枪,后来连肉类和海鲜也不吃了。不过菸酒他还是沾的,尤其爱喝酒,半瓶高粱下肚后,就会聊起他在海里遭遇的种种惊险往事。

关于他的奇遇,大致是这样子的:

十多年前一个春天,他独自来到三貂角附近,全副武装背上气瓶、穿好蛙鞋,找了个偏僻的海边便下了水,顺着熟悉的海沟往外游。离岸大约三百米处,海床突然陷落,从十余公尺直落到至少四十公尺深,形成一面壮观的海崖。这一带他已来过无数次,哪里有海扇,哪里有龙虾洞,对他而言是如数家珍。

这次,他心血来潮,游得比平常远了些,潜到约三十米深处,他看到一株珊瑚,突出在海崖壁上,粉红色格外醒目。绕过珊瑚后,崖壁出现一道裂缝,他不记得是否见过这株珊瑚,但确定自己没进过这道裂缝,他本来就是独来独往,说走就走的个性,既然起了好奇心,便决心一探究竟。没想到这道裂缝入口窄,里面却越来越宽,最后来到一块空地。

所谓的空地是一片铺着白色细沙的平坦海床,四周被高耸的礁块和海崖环绕,他形容这个地方叫大厅。东北角海域的透明度并不好,五、六米外便看不太清楚了,沿着边缘绕了几圈,他估计这座大厅约有半座篮球场大,包括他进来的路径,有四、五道缺口,像是大厅的四、五条走廊,通往不同的房间……

有一段时间,黄兆南整个心思都在探索这片新天地,他忘了时间,等突然意识到该回去时,他赶紧检查了三用錶,不看还好,一看却让他慌张起来。一般休闲潜水,四十米就是极限,此际他的指针竟落在五十五米的刻度上;气瓶内的空气残压也只剩下九十,也就是已用掉超过一半。最糟糕的是,「靠饫,哪条才是我来的路啊?」他进大厅时没有勘察好地形,也忘了拉导引绳标示退路,现在找不到路了。

人在水中因为压力以及氮气的作用,会变笨,变得无法思考,黄兆南现在就面临这个情况,虽然有指北针,但没有用,因为他根本不记得自己从哪个方向游来,他甚至没办法记起自己在什幺海域潜水,也分不清现在是上午还是下午。

海底非常安静,只有自己吸气的嘶嘶声,还有吐气的泡泡声。就在这一片寂静中,他突然感觉到一个声音告诉他:「你来了。」

「我一直到现在也说不上来那是什幺,不是真的有声音,但我就是感应到了。」

他硬着头皮钻进一道水路,进去后又有分岔,等他终于确定这不是他刚才进来的路时,好不容易才又退回大厅。不过情况更糟了,因为仔细一看,这里根本不是先前的大厅,他这次真的迷路了。

他看了残压表,只剩不到七十五,深度更降到了六十米。这里可能离岸四百米以上,除非万不得已,是不能硬浮上去的,强劲的海流估计会把他往外海带。他只好再退回去,紧张使他呼吸更急促,残压很快降到六十五。「不行,我一定要镇静。」

就在他再次要调头找路时,左脚突然被什幺东西拉扯了一下。大吃一惊的同时,蛙鞋也脱落了。

他发现蛙鞋是被什幺东西勾住,正要伸手取回,却看到一只手,没错,是一只真正的手。有只手从岩缝伸了出来,勾住了他的蛙鞋。岩缝里则卡着一个人,正确说是一具死尸,眼睛和嘴唇都已被吃空,看起来极为可怖!

说也奇怪,看到如此场景,黄兆南突然像是醒了过来,人也镇定下来。他完全明白这是怎幺回事,虔心念了声佛,说:「好兄弟,谢谢你指引我来,让我带你回家。」说罢取出细绳,绑住尸体,轻轻把他拉出岩缝。

接下来一切异常顺利,才一拐弯,就见到了一开始那株粉红色的珊瑚。顺着潮流,回程的速度比预期快得多,在离岸不远处,他把尸体定锚在海底,就在气瓶刚好用尽时,人也终于上了岸。海面上阳光耀眼,正是中午时分。

他赶紧报了警,才知道那个人在半个月前就报失蹤了,家人知道他出来打鱼,但根本不知去了哪里,所以无从找起。

黄兆南认为,对方本来恐怕是打算抓交替的,或许因为他心存善念,那鬼魂因而指引他回航,两个人都因此上了岸。从那之后,他便不再打鱼,如果要潜水,也不再独来独往,一定会结伴而行。

鬼问鬼月潜规则:鬼月不能戏水?

年轻人最爱夏天戏水消暑,偏偏玩过头时,总会忽略危险水域的警示。鬼月适逢盛夏,在民俗中,是严忌戏水的。传说,溺毙者的鬼魂会躲在水中,趁人不备时拉扯人脚,无论是恶作剧或抓交替,都可能造成意外。建议水性好的人也不该轻忽。

水鬼与魔神仔的差别?

广义的魔神仔泛指鬼类,然而各种鬼仔和魔神仔还是不同。

魔神仔本质上是山精水怪,有些受访者常将魔神仔和水鬼交错着谈,但人们对两者的恐惧程度是迥然不同的。我在《魔神仔的人类学想像》中提出:「一般人谈到水鬼都会提到水鬼非常危险,或说水鬼是真正『凶』的。」就连国外的人类学研究者,诸如Margery Wolf、David Jordon、Robert Weller等,都观察到台湾人普遍对于水鬼有恐惧之情。

此外,水鬼和魔神仔对人的「目的」也不同。台湾民间认为魔神仔多半和人「玩玩的」,捉弄一下而已,而水鬼则要置人于死地,务必抓到人当替身,祂才能够投胎。在做田野调查时听到了非常多形容水鬼之可怕的说法,而这些说法又常常和父母长辈的告诫连在一起。

何谓「共神信仰」?

汉人有共同祭拜天地神鬼的文化传统,称为「共神信仰」。最基本的是土地公,其次是三界公,再其次是地方守护神,最后是孤魂野鬼。

    土地公。汉人自古即有社祀,社祀指土地公,每个地方都有一位土地公,土地公是地头神,非拜不可。三界公。即天官、地官、水官,合称「三官大帝」(俗称天公),是掌管天界、阴界、人界的神祇。民间通常在年初向天公祈福(即上元节)、年中普渡(即中元节),年尾谢平安演戏酬神(即下元节),都与三界公的信仰有关。孤魂野鬼。指无人奉祀的游魂,七月普渡的主要对象,俗称「好兄弟」。台湾各地有很多万应公祠、义民祠,都是祭祀无主的孤魂,但是一旦立祠祭祀,祂们就已成了阴神。台湾各地神庙常有普渡、普庙口,建醮活动也有普施亡魂的仪式,均可见对孤魂野鬼的共同祭祀。
为什幺「做功德」需要「赞普」救济饿鬼?

民俗将丧葬仪礼中诵经修福、召请神佛、布施等超渡法事,称为「做功德」,目的在于帮亡逝亲人救济生前罪业、消灾解厄,免受另一个世界的苦难。针对特定亡魂的救渡仪式,是「做功德」的核心部分,此外,功德仪礼中,左邻右舍也会拿普施的供品,来丧家「赞普」,也就是超渡亡者的同时也要普渡孤魂野鬼。这是台湾民俗对孤魂一种推己及人的体贴。

我在《台湾的斋堂与巖仔》提过:施食仪式的对象是一般饿鬼亡魂,而非某一特定的亡魂。在功德仪式中加插施食仪式是体现了慈悲普及众生的精神,表示佛法的救济力量不侷限于个别的灵魂,而是具有普遍性的。

普渡的由来?

农曆七月,除了祭拜祖先,台湾民间也会在十五日举行普渡。但是,道教和佛教对普渡的由来有不同说法。

在道教中,农曆七月十五日是地官大帝的寿诞。传说,掌管地狱的祂发了慈悲心,从七月初一起释放鬼魂重返人间享受一个月的香火;而人间的道士则协助祂在中元节诵经、作法,普渡孤魂与众生。

在佛教中,佛陀弟子目莲尊者在农曆七月十五日作盂兰盆,準备五果供养众鬼,以解救坠入鬼道的亡母,因此这天又称「盂兰盆节」。信徒相信这是众僧闭关悟道的圆满之期,此时布施十方大德,能够增福。

无论是盂兰盆或中元节,最终目的都在于普渡众生,是蕴含慎终追远与博爱的传统庆典。

普渡为什幺分「家普」和「公普」?

整个农曆七月都是鬼的假期,初一鬼门一开,鬼魂不必待在阴间受苦,能够到阳间来享祀。此时,民众在自家门前举行的普渡,称作「家普」或「私普」;而地方社区办的叫「公普」,依主办单位规模的不同,而有「联普」、「大普」,公司行号办的叫「行业普」,由寺庙主办的称「庙普」。

孤魂野鬼是必须仰赖公众祭祀之事,因为不可能凭一家之力就使好兄弟得到超渡,于是普渡也就成为庄社之事。每逢中元,或七月中择一日举行「公普」,已成为台湾普遍的习俗。

为了确保更大範围的洁净,更有联合数庄,或在社区、乡镇、市区内举行的普渡。例如:各姓宗亲会轮流主办的基隆中元祭,以及往昔台南、彰化、鹿港等地有各庄轮日普渡、彼此宴客的情形。

台湾民俗认为,普渡孤魂应以周到至上,不宜遗漏。因此,有些地方整个七月逐日轮流在各庄普渡,直到最后一天市场的摊商举行「市仔普」。市仔普除了普渡地方孤魂之外,也普渡为了普渡而牺牲的鸡、鸭、鱼、猪等动物之魂,祈求牠们早日超生,来世免受割烹之苦。

为什幺要「建醮」?

建醮是民俗中的集体祭典,也与鬼魂信仰有关。有句俗话说:「立冬之后打大醮。」建醮多集中在冬季举行,在台湾以祈安醮、瘟醮、庆成醮、中元醮、水醮、火醮较常见,而其中为水灾、火灾死者祈福的水醮和火醮,通常附属于祈安或庆成仪式。

建醮必须竖立灯篙,象徵对神祇与鬼魂明示。中部庙前的灯篙分阴阳两边,左边对天界神祇、右边对孤魂野鬼。南部的灯篙数量则以三、五、七、九不等,一样分天地人,天在中间,上挂天灯及玉皇旗和三清旗,左为地,上挂七星灯,右为人挂主神灯和主神旗。儘管祭神的仪式较多,而且神祇中央最高竿会悬挂天灯;然而,醮祭期间,醮域内的全体居民需茹素禁屠,市场也禁售鱼腥荤,直至醮期最后一天才「开荤」,普施孤魂。

我在《祭祀圈与地方社会》也提过:「醮域的产生其实是为了在一定的範围内洁净地方,务使孤魂在饱受招待之余,远离醮域,勿要停留,免为后患。」此外,也请仪式专家书写孤魂榜,从孤魂榜中,我们得以窥见民间对于孤魂的认知和印象。

相关书摘 ►《台湾鬼仔古》:20年前的二二八行动剧,扮演「陈仪」的演员意外身亡

书籍介绍

《台湾鬼仔古》,月熊出版
.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林美容(台湾大学考古人类学研究所毕业,美国加州大学尔文校区社会科学博士。现任慈济大学宗教与人文研究所教授、中央研究院民族学研究所兼任研究员)

「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」。送别亡者,安慰生者的文化潜意识,每一则故事,都是一群人的悲欢离合生离死别。

禁忌延伸为恐惧,标誌着日常幽微之处的未知,让我们从真实档案,跨过模糊的人鬼界线,藉由民俗与仪式彰显出台湾人对待生死最细腻的情感。

台湾有俗谚云:「有山就有水,有神就有鬼」。真人真事、随机探访的台湾鬼仔古(鬼故事)。

《台湾鬼仔古》:潜到海底五十五米,他感觉到一个声音说:「你来

相关文章